东趣彩票

發布時間:2020-10-15         浏覽次數:10


處中國東南的福建,以山爲脊,以海爲懷,不僅是中華農耕文明的傳承者,還是中華海洋文明的發源地。在這片藍色海洋的腹地上,世代福建人堅守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以勤勞之身軀、智慧之力量和堅韌之毅力,開拓進取,向海而生,爲後世子孫留下了寶貴的物質和精神財富。創辦于1921年的廈門大學就是這其中的重要一筆。背靠五老峰、面朝大海的廈大,不但坐擁福建依山傍海的自然景觀,被譽爲“最美海上花園學府”,而且浸潤著福建人打拼海外、心系故土的家國情懷,是“中國近代教育史上第一所華僑創辦的大學”。

習近平總書記在福建工作期間曾指出,辦好廈門大學,不僅是廈大自身發展的需要,也是福建省實施“科教興省”戰略,建設“教育強省”“經濟強省”的需要。百年來,廈大與福建早已相互交融,不可分割。作爲中國第一所在海外建立分校的知名大學,廈大在面向海洋、走向世界的進程中,始終與福建相伴共進,勇立潮頭。

 

“下南洋”的福建人

亘古走來的大海變幻莫測,令人望而生畏。但對于具有“深藍基因”的福建人而言,神秘的大海卻也孕育著生機和希望。所謂“海者,閩人之田也”,囿于福建“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地形條件,福建先民們不得不轉向大海討生活,鑄就了勇敢與開拓的精神。特別在戰亂、饑荒的苦難歲月,大海成了福建人向外開拓、尋找生計的出路。因此,一批又一批、一代又一代的福建人背井離鄉,漂洋過海,下南洋(今東南亞)謀求發展,形成了中國曆史上著名的大規模人口遷徙活動之一。與“走西口”和“闖關東”等國內遷徙活動相比,“下南洋”被認爲是“中國近代史上規模最大、路程最遠”的跨國大遷徙,其跨國跨洋之壯觀與艱險,都在中華民族的發展史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迹,形成了中華文化中獨特的福建海洋文化。

遠渡南洋的福建人經受了浩瀚海洋的生死考驗,在異國他鄉的土地上或工或商。他們發揚中華民族勤勞節儉的優秀傳統,以福建人勇往直前的性格,繁榮了海上絲綢之路,書寫了華人在南洋的奮鬥曆程。盡管客居異鄉的生活在辛勤勞作、積極進取和精打細算中漸入佳境,但遠離故土的福建人心中對家鄉的思念卻一直萦繞心頭。他們一方面積極融入居住國的生産生活,開創一番新天地;另一方面無時無刻不心系故鄉,胸懷祖國,有識之士更身體力行,爲居住國地區和祖國家鄉建設做出卓越貢獻。被毛澤東譽爲“華僑旗幟,民族光輝”的陳嘉庚先生便是其中的翹楚。

1874年10月,陳嘉庚出生于福建同安縣集美社。其父陳杞柏早年下南洋經商。16歲那年,陳嘉庚接到在南洋經商的父親家書,便離別了當時經濟凋敝、飽受屈辱的祖國,在凶險與未知的大海上輾轉漂泊,來到馬來亞的新加坡,開啓了他波瀾壯闊的一生。始終秉承中華民族“誠以待人,毅以處事”傳統的陳嘉庚,在新加坡這片土地上兢兢業業,一步一個腳印,用汗水與智慧建立了遍布世界的龐大企業王國,成爲新加坡乃至整個東南亞的傑出企業家。他熱心公益事業,是新加坡華文教育先驅,爲新加坡的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他品格高尚,成爲世界公認的華僑領袖,爲新中國的建立做出了重要貢獻。在家鄉,他被每一位福建人所深刻銘記的,還有他爲家鄉教育事業謀劃宏圖、殚精竭慮的偉大事迹。

2014年陳嘉庚先生140周年誕辰之際,習近平總書記在給廈門市集美校友總會回信時動情地表示:“我曾長期在福建工作,對陳嘉庚先生爲祖國特別是爲家鄉福建做出的貢獻有切身感受。他愛國興學,投身救亡鬥爭,推動華僑團結,爭取民族解放,是僑界的一代領袖和楷模。他艱苦創業、自強不息的精神,以國家爲重、以民族爲重的品格,關心祖國建設、傾心教育事業的誠心,永遠值得學習。”

 

“興教育”的愛國心

陳嘉庚先生一生奉行“國家之富強,全在于國民;國民之發展,全在于教育”的理念。從1894年創辦集美惕齋學塾開始,陳嘉庚用半個多世紀的心血創辦和資助的學校多達百余所,爲祖國乃至居住國的教育事業立下了汗馬功勞。20世紀初,中國身處民族危難之際,但他堅信:“民心未死,國脈尚存,四萬萬人民的中華民族決無甘心居人下之理。今日不達,尚有來日;及身不達,尚有子孫……”1919年在對南洋僑界公開發表談話時,陳嘉庚表示:“此後本家生理及産業逐年所得之利,雖至數百萬元,亦盡數寄歸祖國,以充教育費用,乃余之大願也。”廈門大學的創立,集中體現了陳嘉庚先生傾資辦學的愛國心和民族情。

在創辦集美學校和新加坡南洋華僑中學後,心懷“教育爲立國之本,興學乃國民天職”之念的陳嘉庚,感歎“閩省千萬余人,公私立大學未有一所”,于是毅然捐獻400萬大洋倡辦廈大。從選校址、定校長到主持建築校舍等,陳嘉庚無不親力親爲。時至今日,我們依然能在廈大的一磚一瓦、一草一木以及流傳的曆史故事中讀出浸染其間的愛國愛鄉之情和興我中華之志。如今的廈大思明校區演武場是廈大最早的校址。這裏曾是民族英雄鄭成功爲收複台灣選將練兵、操練軍隊的地方。定址于此,不僅體現了陳嘉庚對廈大的宏大和長遠規劃,也表達著他對鄭成功的崇敬之情和秉承先輩遺志,愛國興邦之寓意。1921年,陳嘉庚特別選擇“5月9日”這一警勵國人毋忘袁世凱政府接受日本“二十一條”之恥的“國恥紀念日”,爲廈大校舍建築奠基,以期廈大師生永遠銘記“勿忘國恥,奮發圖強”。在個人企業遭受世界經濟危機重創而一蹶不振的境遇下,陳嘉庚“甯可變賣大廈,也要支持廈大”“生意可以不做,學校不能停辦”的話語振聾發聩,體現了山一般的堅韌品格和海一般的博大胸懷。

1937年,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陳嘉庚爲了廈大的長久發展,無條件地將廈大捐獻給政府,並始終關注“國立”廈門大學的發展。新中國成立後,他與李光前先生翁婿同心、合力建設廈大的事迹,更成爲廈大校史上的一段佳話。在“嘉庚精神”的傳承中,在海內外各界人士的慷慨捐贈與傾力襄助下,廈大感恩前行,成爲福建省高等教育的佼佼者和領頭羊,在海內外享有很高的聲譽,一度被冠以“加爾各答以東最完善之大學”和“南方之強”的美譽。

陳嘉庚傾盡家産興辦教育的壯舉是福建華僑華人捐資辦學,發展祖國教育事業的突出寫照和典型代表。在我國教育發展史上,福建籍華僑華人捐資辦學、回饋桑梓的事迹層出不窮,其捐資階層之廣,持續時間之長,無不令人感動。“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是海內外中華兒女的共同心願,也是陳嘉庚先生等前輩先人的畢生追求。”習近平總書記對廣大華僑華人的報國之舉曾給予高度評價,希望他們“弘揚‘嘉庚精神’,深懷愛國之情,堅守報國之志,同祖國人民一道不懈奮鬥,共圓民族複興之夢”。耳濡目染于這樣的民族情懷和愛國行動中,廈大師生也始終堅持“自強不息,止于至善”的校訓,爲祖國強盛和民族崛起而奮鬥不息。

 

“播火種”的革命志

與中國共産黨同年誕生于民族危難之中的廈門大學,有著光榮的革命傳統和深厚的革命文化底蘊。自建校之初,追求光明的廈大師生就在救國追尋與五四精神的感召下,開始閱讀學習馬克思主義著作,宣講馬克思主義學說,這是福建省研習與傳播馬克思主義的開端。作爲福建省首先宣講馬克思主義的學校,廈大彙聚了一批又一批以愛國報國爲己任、以共産主義爲信仰的優秀人士,他們懷揣一顆顆赤子之心,以高昂的革命熱情和堅定的革命意志,舍身忘我,爲共産主義事業而奮鬥不息。

作爲廈大興建的首批校舍之一,囊螢樓曆經百年風雨,在革命的炮火中見證了廈大人的英勇頑強和舍小我成大我的高尚情懷。1926年2月,羅揚才、羅秋天和李覺民在這裏舉行秘密會議,宣告中共廈門大學支部正式成立,羅揚才擔任支部書記。這是福建省的第一個中共黨組織,從這裏出發,一批又一批廈大共産黨人和熱血青年將革命的火種播撒到八閩大地,一年多時間裏,在羅揚才等人的領導下,廈門、龍岩、漳州、泉州所屬地區共建立黨支部28個,發展黨員230多人。廈大黨支部成爲閩西南地區的革命搖籃,揭開了福建黨史的新篇章。

1927年6月,年僅22歲的羅揚才英勇就義,留下了令人動容的訣別誓言:“爲革命而死,我們覺得很光榮,很快樂。不革命無以救中國!我早已視死如歸,准備犧牲。不必爲我悲傷,應踏著我們的血迹前進!我家有年邁的父母,各同志有能力時便照顧一下。各位同志別矣!永別矣!”在這飽含理想與信念的字裏行間,我們讀到了革命先輩無私無畏的英雄氣概和舍小家爲大家的崇高格局。作爲福建學生運動與工人運動的傑出領袖,羅揚才烈士是無數胸懷祖國和人民、爲革命事業義無反顧的中國共産黨員形象的真實寫照,也是引領廈大師生不忘赤子初心,爲革命事業前赴後繼、笃定向前的重要精神力量。無論是在兩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還是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堅信“只有共産黨才能救中國”的廈大共産黨人在與反動派和敵對勢力做鬥爭的過程中一次次得到錘煉,並逐步成長起來,爲中國革命和民族解放事業做出了應有的貢獻。

銘記革命曆史是爲了更好地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更加堅定前進的步伐。新時代,廈門大學繼承革命傳統,弘揚革命精神,勇于扛起爲黨育人、爲國育才的重任,以一流黨建引領一流大學建設,培養擔當民族複興大任的時代新人。廈門大學黨委貫徹落實新時代黨的組織路線,堅持強基固本,厚植學校基層黨建基礎,樹立黨的一切工作到支部的鮮明導向,把黨支部建設尤其是學生黨支部建設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學校以羅揚才烈士之名,實施學生黨支部書記培養的“揚才計劃”,開展一系列“鑄魂、賦能、強基”培訓,著力增強學生黨支部書記政治素質和履職能力,充分發揮學生黨支部書記“頭雁效應”,推動學生黨支部組織力全面提升,切實增強組織育人實效,爲辦好中國特色世界一流大學提供堅強組織保證。

作爲著名的革命老區,福建培育了輝煌的古田會議精神和偉大的蘇區精神,凝聚了寶貴的革命精神財富。傳承了紅色基因的廈大人也在實踐中塑造了大山般的品格,立場堅定,高瞻遠矚。在新時代的長征路上,他們砥砺前行,爲成就祖國和人民的美好未來奮勇向前,不懈努力。

 

“敢拼搏”的自強魂

“不畏艱難,迎頭而上,勇于拼搏,敢爲人先”的進取精神和自強個性是“福建精神”的重要內涵。在熟悉大海的福建人眼中,“人生可比是海上的波浪,有時起,有時落”,唯有“愛拼才會贏”。因此,福建人無論是在順風順水之中,還是在逆風大浪來襲之時,始終保有一股與生俱來的拼勁和不向困難妥協的韌勁。在國家民族大業中,無論是在民主革命時期,還是在改革開放過程中,視野開闊的福建人也始終保有追求進步的優良傳統,屢開風氣之先。

回顧中國改革開放的曆史,1984年福建企業家聯名呼籲“松綁放權”的開創之舉至今爲人稱道,不斷推動中國企業乃至中國經濟的解放思想和改革創新。而備受關注的“晉江經驗”也啓迪了全國民營經濟的發展道路。在中國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福建人吳榮南、陳景潤和鍾南山因在各自領域的傑出貢獻,被授予改革先鋒稱號。他們不僅是福建人自強奮進精神的突出代表,而且是我們齊心建設美好新中國的時代榜樣。

在廈門大學的百年校史上,自強精神始終激勵著師生們奮發有爲,昂首闊步。出生于福建省閩侯縣的薩本棟,是廈大由私立轉爲國立的首任校長,也是廈大自強精神的代表人物。他上任面臨的第一件事就是研究戰火中學校的搬遷大事。盡管當時諸多中國高校大都選擇遷移到西部或西南大後方,但廈大最終選擇了堅守福建。薩本棟認爲,“東南半壁的高等教育,還需要維持”,把廈大“留在東南最偏遠的福建省內,以免東南青年向隅”,利于“閩浙贛粵學生之負笈”。內遷福建山城長汀的八年多時光裏,薩本棟校長嘔心瀝血,帶領廈大人成就了廈大的輝煌。而閩西老區人民也以寬廣的胸懷接納了廈大師生,並以實際行動無私支持廈大辦學。他們和廈大一起,共克時艱,凝聚了民族精神,守住了八閩文脈,培養了不少優秀的國家棟梁,結下了深厚的校地情誼,成就了中國抗戰教育史上的一個奇迹。

作爲激勵全國青年勇攀科學高峰的典範,畢業于廈大數學系的福建人陳景潤既是家鄉的驕傲,也是母校的驕傲。在那個曆經磨難、百廢待興的年代,他不畏逆境,潛心學習,獨立鑽研,取得解析數論研究領域多項重大成果,其“哥德巴赫猜想”研究至今仍居世界領先水平。他醉心科學探索、執著追求真理的事迹激發了一代青年對科學的美好情感和不懈追求,福建的廈大也由此成爲許多青年心目中向往的學術殿堂。

改革開放以來,面對經濟騰飛、社會蓬勃發展的景象,廈門大學加大科研投入力度,以自強不息的拼搏精神向一系列世界科研高地發起沖鋒,取得了卓越成就。廈大科學家在世界上首次合成了比C60小的富勒烯,首次高産率制備出具有高表面能的二十四面體鉑納米晶體催化劑,首次在全球範圍內提出“微型生物碳泵”理論框架,首次發現了可調控細胞死亡方式的人體蛋白激酶,首次提出殼層隔絕納米粒子增強拉曼光譜方法,並且自主研制了世界上第一個防治戊型肝炎的基因工程疫苗;此外,廈大還成功設計、研制和發射了“嘉庚一號”火箭,並擁有完全知識産權的“嘉庚號”海洋科學綜合考察船和宮頸癌疫苗等。

今年初以来,面对来势汹汹、威胁全人类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新冠肺炎疫情,厦大人充分发挥自己的教学和科研优势,努力为抗疫大考交出厦大答卷。厦大科研团队与时间赛跑,分秒必争,全力组织新冠肺炎科學研究,成功研制出全球首个用于新型冠状病毒抗体检测的双抗原夹心法总抗体检测试剂,研发的鼻喷流感病毒载体新冠肺炎疫苗亦已开始临床试验。通过自身努力,厦大与全国人民一道,风雨同舟,守望相助,共同筑起了抗击疫情的巍峨长城。

從創辦至今,無論是在動蕩不安、炮火連天的歲月裏,還是在和平發展、改革奮進的年代中,廈大始終與福建人民一道,充分展現了不畏艱難、勇于拼搏、堅忍不拔的自強精神和奮鬥精神。

 

“納百川”的包容力

海洋資源豐富的福建有著獨特鮮明的海洋文化。福建海洋文化是開放包容的,它與中原文化、閩越文化和海外文化等相互滲透、相互融合,在尊重差異、博采衆長與和諧共生中,逐漸塑造了各具地域特色的八閩文化,並催生了多樣化的福建方言體系,是“多元並存的文化集合體”。在其包裹下,福建人自古就具有海納百川的開闊胸襟和兼收並蓄的寬廣氣度。無論是以“海納百川,有容乃大”自勉的民族英雄林則徐,還是被譽爲“中國西學第一人”的嚴複,以及“學貫中西的幽默大師”林語堂和“兼詩人與建築學家于一身”的才女林徽因等,都生動诠釋了福建人的這一寶貴品質。

作为福建乃至中国放眼世界的一扇重要窗口,厦门大学成立之初,第二任校长林文庆便定下了“本大学之主要目的,在博集东西各国之学术及其精神,以研究一切现象之底蕴与功用,同时并阐发中国固有学艺之美质,使之融会贯通,成为一种最新最完美之文化”的校旨。彼时,厦大即已邀请外国的专家学者来厦大授课,为新一代的中国大学生开阔视野、了解世界提供了条件。在发展人文社会学科时,厦大还特别重视生物、海洋、化学等科學研究。早在1923年,厦大教授、美籍动物学家莱德就在美国《科学》杂志上发表了《厦门大学附近的文昌鱼渔业》,首次揭开了无脊椎动物向脊椎动物转化的奥秘。1946年,中国高校的第一个海洋学系在厦大宣告成立,是中国海洋科學研究与教育的“摇篮”。1958年,厦门大学化学系蔡启瑞教授组建了中国高校的第一个催化教研室,搭建了中国催化科学领域的教学与研究基地。

上世紀60年代,廈大開創“面向東南亞華僑、面向海洋”的辦學特色,在海內外産生了廣泛持久的影響。1983年,在海內外學者的共同努力和推動下,廈大成立新聞傳播系,以“傳播”冠名,開中國大陸先河,其廣告學專業被業界譽爲“中國廣告黃埔軍校”……百年間,廈大爲國家培養了許多享譽海內外的科學家、工程專家和文學家等;爲國家輸送了第一位會計學博士、第一位審計學博士、第一位財政學博士、第一位海洋學博士、第一位高等教育學博士;在永攀科學的高峰中,廣納天下英才的廈大亦取得了許多令國人自豪的成果。

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共建“一帶一路”的倡議後,身處“海絲核心區”的廈大,充分結合自身的優勢和特點,發揮“海絲、海峽、海洋”的辦學特色,推進海外辦學、共建孔子學院,努力爲增進福建與“一帶一路”國家和地區的教育科技文化交流合作提供前沿平台。作爲福建與馬來西亞友好關系的見證,廈大馬來西亞分校在福建省委和省政府的高度重視和大力支持下,已成爲“一帶一路”建設在教育合作領域的標杆,促進著福建與“海絲”沿線國家和地區的文化交流。2017年,省政府專門設立“廈門大學馬來西亞分校‘福建省政府獎學金’”,旨在爲“一帶一路”合作倡議的實施輸送更多高素質國際化人才。

时至今日,厦大校园里醒目的嘉庚建筑,依然以其“穿西装、戴斗笠”的特色装扮,静默而又坚定地向世人传递着厦门大学“納百川”的包容力和生命力。作为福建省第一位外籍永久居民,厦大教授潘维廉每每在谈及上世纪80年代,为何选择厦门作为其一家在中国的落脚点时,都无不感慨这里对当时来华外国人的接纳与包容。在闽三十余年,来自美国的“老潘”与中国人民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对中国的了解和认同也与日俱增。他先后出版了《魅力厦大》《魅力厦门》《魅力福建》等著作,向世界介绍他的中国“故乡”;其最新著作《我不见外——老潘的中国来信》则以一个外国人的亲身经历,向世界讲述了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故事。对于他“不见外”地为厦门、为福建代言,向世界讲述真实中国故事的行为,习近平总书记表示了高度赞赏。2019年农历春节即将来临之际,习近平总书记在给潘维廉教授的回信中,特别感谢他把人生30年的宝贵时光献给了中国的教育事业,并祝他“全家‘福安’、一生‘长乐’”。在“感动中国2019年度人物”颁奖现场,“老潘”表示,“说实话,不是我感动中国,是中国感动我,感动世界”。寥寥数语,却是一位国际友人融入中国之心路历程的真实写照。

 

“共命運”的骨肉情

在百年的相互守望中,廈門大學與福建彼此交融,休戚與共。可以說,廈門大學的發展與改革離不開福建省的支持,福建省的建設同樣需要廈門大學的積極參與。

一直以來,福建省委和省政府都十分重視關心廈門大學的建設發展,對廈門大學始終給予大力支持。改革開放之初,福建省與廈大聯辦藝術教育學院和政法學院,不僅加快了廈大的發展步伐,而且開創了地方參與辦學的先例。1995年,福建省政府與國家教委簽訂了共建廈門大學的協議,在全國首開先河。進入21世紀,教育部、福建省政府和廈門市政府一起做出了“關于重點共建廈門大學的決定”並簽署協議,開啓了三方共建廈大的曆史進程;福建各地與廈門大學的共建步伐也進一步加快:廈大漳州校區的建設和投入使用,翻開了廈大跨海辦學的重要一頁;廈大翔安校區的建成使用,也得益于當地政府的鼎力支持;2007年起,福建9個設區市和平潭綜合實驗區先後與廈大簽訂了戰略合作協議。在各方支持下,廈大不僅成爲國內較早進入全國“211工程”“985工程”建設行列的高校,而且還在2017年入選國家公布的A類世界一流大學建設高校名單。2018年,教育部、福建省政府、廈門市政府達成《關于重點共建廈門大學的意見》,共同支持廈大創建世界一流大學。

于廈大而言,盡管早已蜚聲中外,但她對腳下這片滋養著自己的土地始終滿懷深情、心存感激。辦學至今,廈大始終把回饋腳下這片熱土作爲己任,把爲福建培養人才作爲立身之本。目前,廈大已爲國家培養了40多萬名本科生和研究生,其中約三分之一奮鬥在八閩大地上,成爲引領福建發展的重要支撐力量。在福建的政治、經濟、文化、交流等各個領域中,廈大人都以自己的方式,爭相參與其中,貢獻心力。

在服務福建經濟社會發展上,廈門大學也發揮優勢,找准方向,全力融入。爲服務國家戰略需求,對接福建經濟社會發展需要,廈大不斷拓展辦學空間、優化學科專業結構、提升服務社會實效。1980年,廈門經濟特區開始籌建,廈大積極發揮人才和智力優勢,服務福建對台優勢和特區發展需要,成立了全國最早的台灣研究學術機構。身處僑鄉的廈大還著力爲海外華僑華人牽線搭橋,促進他們與祖國的溝通交流,不遺余力地推動中華文化在海外的傳播。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親自爲福建擘畫了建設“機制活、産業優、百姓富、生態美”的新福建宏偉藍圖。八閩大地同心協力,緊緊圍繞全方位推動高質量發展超越這一目標,聚力建設高素質高顔值的新福建。廈門大學認真貫徹于偉國書記“希望廈門大學緊緊把握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重大機遇,以新發展理念爲引領,‘雙一流’建設爲契機,以‘機制活’爲牽引,在八閩大地實施更多創新項目、轉化更多科技成果、培養更多專門人才,在建設新福建實踐中結出更多豐碩成果,實現優勢互補、合作共贏”的要求,積極作爲、主動融入,努力爲新福建貢獻廈大智慧和力量。

廈門大學緊緊圍繞福建省産業發展布局,堅持創新引領,深入推進産學研用深度融合,著力促進人才鏈、産業鏈和創新鏈有機銜接,努力爲福建高質量發展注入新動能,大力推進在大數據、集成電路、人工智能、新材料、新能源和生物醫藥等重點領域打造重大研發平台和科技成果轉化平台。2019年,福建省、廈門市、廈門大學三方共建中國福建能源材料科學與技術創新實驗室(簡稱“嘉庚創新實驗室”),是福建省近年來投入最大的科技創新平台之一。結合福建省開展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創新驅動發展試驗的規劃,廈大提出“海絲創谷”的創新思路,以“世界科技+福建智造+全球市場+海絲文化”爲特色,形成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資源彙聚再創新的高端平台。

福建的山與海,哺育了廈大;廈大亦牢牢紮根八閩大地,不忘以高山深海般的情誼回饋福建。正如廈大黨政領導所言,在全體廈大人的共同努力下,今後的廈大,必將以更加積極的姿態融入新時代新福建的建設當中。

回首百年,下南洋歸來的陳嘉庚先生,敬聘誠邀,群賢畢至,在鄭成功的演武場舊址,面向藍色海洋,揮土奠基,成立廈門大學,爲福建高等教育做出了重要貢獻。春去秋來,星移鬥轉,廈大經曆了滄桑百年,已經長成參天大樹,根深葉茂,碩果累累,與民族共命運、同時代齊奮進。放眼未來,在全球化的世界裏,在這曆史的轉折點,身處“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核心區,志在全方位推動高質量發展超越的福建和朝著世界一流大學目標奮進的廈大,將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面朝大海,齊力遠行,以高度的使命感和飽滿的熱情,積極參與國家“海洋強國”的建設,爲“海絲”戰略、爲中華民族的偉大複興,譜寫富有時代意義的嶄新樂章。

(原载于福建日报 文/杨颖 王荣华)